理财新规监管趋严 银行暂时“按兵不动”

对于《商业银行理财业务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银行目前普遍的态度是观望。该人士介绍,这也是监管部门首次明令禁止普通银行理财资金投资股市。当然,新规仍在征求意见阶段,部分具体的条款及如何落实仍存变数。

银行暂时观望

“还在征求意见阶段,银行暂时不会有什么实质性动作。像去年的委贷征求意见稿(2015年1月银监会下发关于就《商业银行委托贷款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到现在都一年多了还没有正式发文。其次,银行也不可能一下子就把理财资金全部从资本市场抽回的。对于存续的、投资于股市的理财产品到期了,目前还是延续。再说了,不让银行理财资金投资股市是否合理仍值得探讨。”该人士称。

新的《商业银行理财业务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拟对银行理财分基础类和综合类,对于基础类的银行,其理财业务不能投资非标及权益类资产。而划分综合类及基础类银行的重要标准是银行资本净额,如果商业银行的资本净额低于50亿元,将被划分至基础类银行,其理财业务不得投资权益市场及非标产品。

银行界人士承认,这项规定对于小银行而言影响的确较大。

方正证券估算,50亿元的资本净额红线划在了农商行的区域。公开公布财务数据的60家城商行的资本净额中,只有7家的资本净额不足50亿元;而在已经公布的32家农商行中,有16家(占一半)的资本净额不足50亿元。因此,股份制商业银行、城商行应该基本都在综合类银行里,而农商行则有一半在综合类,另一半在基础类。

从理财产品的募集资金来看,国有商业银行和股份制商业银行发行的理财产品占比大约是90%左右,再加上城商行和部分农商行,应该有超过90%的理财资金被划分到综合类银行理财中,资产配置不会有太大的影响,而仅有不到10%的理财资金不得投资于权益市场及非标产品。2015年年报显示,全市场理财产品余额为23.5万亿元,而投资于权益资产和非标资产的比例分别为7.84%和15.73%,影响非标及股票市场配置规模分别为3697亿元和1842亿元。以此测算,对非标及股市资金面的影响估计不大。

海通证券认为,对流动性影响略偏负面,政策实际出台大概率很大程度上好于目前的信息,产生影响的条款亦会采用存量到期增量限制,或有较长的过渡和整改期。预计门槛不高,资本净额规模和管理规范是主要标准,大行、股份行和较大规模城商行占理财市场绝大部分,无需担忧。权益投资占比有限无需担忧,预计设限不会限制发展。参考以往非标投资限制时,影响不大。最新发布企业投融资改革意见中涉及投联贷和债转股看,管理层对银行介入股权投资大方向是支持的。考虑到银行后续资产配置压力,权益类持续增加概率仍然非常高。

信托公司:不靠通道赚钱

某大型信托公司的信托经理表示,新规虽然不允许银行直接发行投资于股市的理财产品,但对银行购买信托公司等发行的投资于股市的信托计划未作限制,此外,叫停了券商、基金子公司的通道业务,但没有禁止信托公司。“这实际上是回到了2010年以前,对信托公司净资本管理办法公布之前的状态,而且信托公司也不靠通道业务赚钱。虽然允许理财资金通过信托公司的信托计划投资股市,但这是征求意见稿,信托公司最后未必真的能‘吃到肉’。”该人士分析。

新规拟规定,银行理财产品不得通过券商资管计划投资非标债权主要影响定向资管业务规模。只能对接信托,不允许多层嵌套。

方正证券认为,银行理财监管新规利好信托行业,但是也不能期望过高。新规排除了银行理财投资非标债权资产的其他特殊目的载体,信托计划成为唯一选择,这让信托行业受益,进而有利于享有这部分市场份额。在资产荒背景的当下,有利于充实资产来源,尤其是对于一部分银行系信托公司更是有利。

但现有监管约束也不容忽视。银信理财融资类业务合作有限额要求。根据2010年的72号文,融资类银信理财业务余额占银信理财合作余额的比例不能高于30%。更为重要的是目前银信合作融资类业务需要按照10.5%的比例计提风险资本,资本消耗水平较高。而且还要解决信托保障金缴纳问题,未来信托公司和银行还需要进一步在业务费率、交易结构等方面博弈。

券商资管规模增速将明显下降

理财新规中新增了对银行理财业务分类管理、禁止银行发行分级理财产品、银行投资非标资产只能走信托通道等内容。业内认为,新规带来压力,券商资管通道业务或大幅收缩。再加上修订后的《证券公司风险控制指标管理办法》实施在即,外部风险又呈现高企态势,券商未来将收缩以投向非标资产为主的非主动型券商定向资管计划(俗称通道业务)的规模。

申万宏源通过上市券商年报披露的受托资产初始成本资产配置比例来进行大致估算,2015年上市券商定向资管业务中非标债权占比在65%-70%之间,2016年一季末行业定向资管规模为11.6万亿元,假设非标债权占比不变,静态测算2016年一季末非标债权规模7.5万亿-8万亿元。考虑到定向资管业务的机构客户不仅有银行理财资金,还有银行自营资金、保险资金和一些国有企业资金,因此单就银行理财来看,非标债权投资规模将低于以上测算。若新规正式推出,预计会有一段时间作为过渡,同时实行“新老划断”,存量资管计划自然到期,新增则不允许投资非标债权。所以,估计新规推出后券商资管规模增速将明显下降,随着存量产品到期,规模可能会逐渐下降。

申万宏源认为,2012年资管新政发布前,券商资管以主动管理类业务为主,规模增长较慢;2012年后,随着通道类业务爆发,资管规模快速增长,带动资管业务收入贡献提升,但由于附加价值低、费率较低,所以仅能依靠规模驱动增长,近几年券商逐渐将注意力由通道业务转回主动管理类业务,若新规推出,通道业务受到抑制,却有利于券商加大力度发展主动管理类业务,促进业务转型。

不过,中信建投称,限制理财投资权益此条不是新规定,监管对理财资金一直存在对权益投资的限制,包含权益类资产的产品一直都只能面向高净值、私行或机构客户等销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