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银行利润龟速增长 新班子出牌破困局

一季度,工行实现净利润748亿元,同比增长0.7%;建行实现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679.52亿元,同比增长1.41%;农行实现净利润545.68亿,同比增长0.46%;中行实现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66亿元

随着工商银行董事长易会满、农业银行董事长周慕冰的到任,四大行高层的调整暂时告一段落。目前四大行董事长、行长一职中,只有工行行长一职虚位以待。

在工行、农行之前,建设银行则在去年年中完成行长换届工作。建行去年6月12日晚公告称,公司于当天举行的董事会聘任王祖继为行长,原行长张建国已提交辞呈。而近一年来,中国银行虽然没有迎来董事长、行长的变动,但高管班子变动却极为频繁。6月初,时任中国银行副行长朱鹤新因工作调动原因从中国银行辞职,赴任四川省副省长。

基本完成新班子搭建的四大行,都面临利润龟速增长的困局。一季度,工行实现净利润748亿元,同比增长0.7%;建行实现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679.52亿元,同比增长1.41%;农行实现净利润545.68亿元,同比增长0.46%;中行实现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66亿元,同比增长1.70%。

利润龟速增长的同时,四大行一季度的净利息收入均同比下滑,依靠利差的旧有增长模式已经丧失,重塑增长引擎成为四大行新班子的共同任务。不良贷款也成为四大行心中的一根刺,一季度末工行、中行的拨备覆盖率,已经跌破150%的监管红线。

7月15日,北京大学中国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吕随启对时代周报记者评价称,周慕冰和易会满都是金融口出来的,对于金融工作有比较丰富的实践工作经验,他们都有丰富的理论研究水平,宏观和微观的金融业务都有实战水平。“他们(周慕冰和易会满)面临的挑战在于整个实体经济下滑、银行不良资产率大幅度提高、盈利能力大幅度下降,与此同时,银行高管大面积辞职,整个社会对银行业前景信心不足。因此,新的国有大行领导,面临的最大挑战就是有没有能力扭转现在这样一个局面。”

易会满上任即迎挑战

工商银行5月31日发布公告称,姜建清已向工商银行董事会提交了辞呈,因年龄原因辞去工行董事长职务;董事会选举易会满为新任董事长。6月中旬,中国银监会已经核准易会满的任职资格。

中央财经大学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认为,继任者易会满深耕工行多年,深入了解工行的各项业务,工行在后“姜建清”时代会保持业务的连续性和稳定性。据时代周报记者梳理,现年52岁的易会满的职业生涯大部分时候都在工行度过。他自1985年加入工商银行,20年后,即2005年10月,易会满成为工商银行的高管成员之一。这一年,也是工行在董事长姜建清带领下整体改制为股份有限公司的一年。

在工行上市后的近10年间,易会满从工行北京分行行长升任为工行的副行长,后在2013年5月接替杨凯生出任为该行行长及副董事长。在正式担任工行行长三年后,易会满高升。“我知道的是,易董事长在行内的口碑很好,能力很让人信服,没有什么架子。”7月15日,工商银行一名普通员工向时代周报记者评述道。

时代周报记者从易会满母校浙江金融职业学院官网发现,一则《我院杰出校友易会满校友任中国工商银行党委书记》的消息被放在了显著的位置。“易会满非常关注母校的发展,虽然工作很忙,但有空的时候还是会回母校做报告。”该校一名行政人员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2012年11月,易会满以校友身份在浙江金融职业学院以《祝贺你们还有无穷的机会》为题为同学们作了一次报告。在报告中,他说:“作为应用型职业人才,各位同学要从基层做起,基层或许很枯燥,条件也很艰苦,但只要摆正心态,以良好的态度去从事工作,就有可能获得成功。”与此同时,在易会满接替姜建清之际,工商银行新行长人选则同样引发市场关注。根据四大银行总行长副部级考虑,该行新行长人选或将来自行内产生、他行调任或者监管委派等几种方式。

该行目前共有五名副行长,排名第一的副行长是张红力,其也是执行董事,分管海外业务和投资银行。此前也传出监事长钱文挥即将接任的消息,但未获证实。对于继任者,工行7月14日回复时代周报记者称,“暂无可以披露的信息”。

据时代周报记者梳理,目前四大行董事长中,只有易会满是属于内部提拔,其余行董事长均来自外部。周慕冰来自银监会,建设银行董事长王洪章来自央行,中国银行董事田国立来自中信银行(601998,股吧)。“这说明监管层以及工行内部对易会满能力的认可,一般来说如此重要的职位内部提拔的情况比较少见。”某股份制银行资深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评述道。

易会满上任后即面临挑战,一季度末,工行不良贷款余额为2046.59亿元,不良贷款率为1.66%,较去年年底的1.5%,上升0.16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为141.21%,较去年年底下降15.13个百分点。按照此前银监会的要求,商业银行的拨备覆盖率应至少需达到150%。

6月24日,工行总行会议室,履新不满一个月的易会满迎来了其“首秀”的机会,这次其面对的是工行的大小股东们。易会满此前也多次出席股东大会,但这是他首度以董事长的身份主持股东大会,并阐述他的经营理念。

“虽然有挑战、有困难,但工商银行整体经营还是基本稳定的,发展态势还是健康的。”这是易会满对工行当前情况的总体判断。2015年,工行净利润2777亿元,同比仅增长0.5%,大幅低于几年前净利润动辄30%的增速,这是工行自2006年上市以来,净利润增速首度跌至个位数以下。易会满表示,面对工行利润增速放缓的问题,除了加强风险成本控制外,还要通过调整结构、加快转型、创新能力的提升来实现利润的可持续增长。

“在治理思路上,易会满总体来说和前任董事长姜建清提的都差不多,两人共事了这么多年,在很多方面也达成了共识。”上述股份制银行资深人士称。吕随启分析称,易会满需要解决工行盈利能力下降问题。在过去数年间,工行通过全球化布局、综合化经营、互联网金融转型等措施,已经获得了一些成效,未来需要继续贯彻和实施下去,并寻找新的发展契机。

易会满或许也感受到了压力,上任后特别忙碌。据时代周报记者梳理,在参加股东大会前,易会满还以工行党委书记、董事长的身份,在6月短短半个月的时间内,分别拜访了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四川省委书记王东明、河北省委书记赵克志。三地都希望工商银行在支持地方发展方面能给予更多的支持,易会满也给予了肯定的答复。

周慕冰出牌不良贷款

农业银行的高管调整也接近尾声。农业银行7月4日公告称,近日收到《中国银监会关于农业银行周慕冰任职资格的批复》,据相关规定,周慕冰由本月1日起就任董事长及执行董事。

周慕冰现年58岁,在2010年12月从重庆副市长调任银监会后。周慕冰已经在银监会工作5年多,并在2014年8月出任银监会党委副书记,在副主席中排名第一,仅次于银监会主席尚福林。在银监会,周慕冰主要分管普惠金融、农村中小金融机构等。

据《银行家》杂志披露,5月12日,刚刚履新的周慕冰来到总行各部室看望员工。“今天过来,主要是看望大家,给大家报个到。新来乍到,请多多关照。”周慕冰朴实的开场白,顿时拉近了与大家的距离。

农行新任行长赵欢也是今年1月从光大银行(601818,股吧)任上到位。“赵欢行长很务实、低调,人品和能力都让人佩服。”光大银行总行一名不便具名的中层干部向时代周报记者评述道。如今,农行高管团队重现“1+7阵容”,董事长周慕冰,行长与副行长共7位,分别是行长赵欢,副行长蔡华相、龚超、楼文龙、王纬、林晓轩与郭宁宁。农行新一届高管领导班子组建趋于完成。

5月23日上午,北京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69号,农业银行在总行召开党委会议,这也是该行新一届党委召开的第一次党委会议。周慕冰在会上指出,当前,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存贷利差收窄、有效信贷需求不足、不良贷款双升、同业竞争加剧、保持传统业务优势更加困难等内外部矛盾和挑战面前,农业银行要再接再厉,进一步改善经营管理和推动转型发展。

“这说明周慕冰对当前农行面对的内外部环境有着清醒的认识。”上述股份制银行资深人士分析说。不良贷款一直是农行的心病,2016年一季度末,农行不良率为2.39%,与2015年末持平,在四大行不良贷款率最高。

面对不良贷款困局,周慕冰上任后农行即着手解决。6月末,农行发布公告称,正积极筹备参与不良资产证券化试点的相关工作。公告表示,该行作为不良资产证券化项目的贷款服务机构,将在相关发行文件中公开披露以往年度不良贷款及其处置情况的相关数据。

所谓不良贷款资产证券化,就是银行把不良资产打包,通过在资本市场上发行证券的方式予以出售,以获取现金。自我国2005年启动资产证券化试点以来,发行的不良资产证券化产品一共有4单,规模总计100多亿元。随后,美国次贷危机爆发并迅速演变成全球金融危机,为防范系统性风险,监管层在2008年叫停了不良资产证券化。今年5月,中国银行、招商银行(600036,股吧)双双发布不良资产证券化项目,意味着不良资产证券化正式重启。

而有媒体报道称,农行“农盈2016第一期不良资产支持证券”(简称“农盈一期”)目前正处于面向潜在投资者的推介阶段,并将有望于近期正式发行。与中国银行、招商银行每期规模不足5亿元不同,农盈一期的规模就高达30亿元。资料显示,农行该期不良ABS的基础资产未偿本息总和为107.27亿元,资产来自204个借款人的1199笔贷款,贷款较为分散;资产分布于江苏、浙江及山东等地,其中,江浙地区资产未偿本息余额占比达79.82%。

不良贷款困扰中行、建行

建设银行则在去年年中完成行长换届工作。建设银行去年6月12日晚公告称,公司于当天举行的董事会聘任王祖继为行长,原行长张建国已提交辞呈。而张建国是焦点人物,因为他在去年“两会”期间公开发言时称,“银行也是弱势群体”,表示商业银行面对利率市场化的冲击,经营压力与日俱增。

外界分析认为,王祖继到来是为了完成建行转型的计划。因为,王祖继的保险背景以及丰富的银行业从业经验,将对建行未来深化同业务、非银行金融机构合作、拓宽业务经营领域发挥积极作用。建行同样受到不良贷款问题的困扰,年报显示,2015年建行不良贷款余额为1659.80亿元,较上年增加528.09亿元,增幅为46.67%,不良贷款率为1.58%。其中制造业不良率为5.89%,批发和零售业高达9.65%。建行今年提高了不良贷款处置效率,截至2016年3月末,不良贷款率1.63%,较上年末微升0.05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为151.71%,较上年末上升0.72 个百分点。

而近一年来,中国银行虽然没有迎来董事长、行长的变动,但高管班子变动却极为频繁。6月初,时任中国银行副行长朱鹤新因工作调动原因从中国银行辞职,赴任四川省副省长。据时代周报记者梳理,这已经是中国银行近一年来第五位辞职的副行长。此前副行长岳毅、祝树民、李早航、张金良四位副行长因各种原因接连辞职。

据时代周报记者梳理,除了李早航为到龄退休之外,上述四位前中国银行副行长均属于不同程度的高升,张金良、祝树民已出任其他大行的行长。目前,中行的高管架构暂为“一正三副”格局,行长陈四清,副行长任德奇、高迎欣、许罗德。中行也是四大行中副行长最少的银行。

与工行一样,中行同样遭遇拨备覆盖率下滑问题,季报显示,截至一季度末,中行不良贷款总额1358.29亿元,较2015年末增加49.32亿;不良贷款率1.43%,与2015年末持平。不良贷款拨备覆盖率149.07%,首次跌破150%的监管红线。据平安证券研报,中行拨备覆盖率的下滑源于其在一季度加大了不良资产处置力度,一季度核销额达141亿元(2015年同期核销72亿元)。

为化解不良贷款问题,中行今年参与首批重启发行不良资产证券化,其5月发行的“中誉2016年第一期不良资产支持证券”发行规模为3.01亿元,对应的资产池未偿资产分别为12.54亿元。